导演陈慧龄重塑「集体记忆」《给阿妈的一封信》十年拼组「群像」诠释家族传承!

从个人家族故事出发,《给阿妈的一封信》是导演陈慧龄「岛屿的集体记忆教学计画」(简称岛记)的集大成。她坦言自己辞去教职赴法读书後,从异乡回望故乡,才惊觉自己来自一个被世界遗忘,甚至连自己也健忘的岛屿。因此回台後决心以纪录片拍摄的模式,重塑国族的集体记忆。

她透过登报、上网公告,邀请年轻人以「家族记忆」为题进行创作,并长年跟拍他们寻根过程,再从微观角度出发,在台湾各族群的文化脉络中爬梳,试图拼组出历史的全貌。同时也跟多校教师合作,每年用这部纪录片的样片来启发学生。

十年来,这项计画从她的家乡高雄开始,一步步扩散至全国,至2021年止,已有17个县市、150多名教师以及一万两千名学生加入,持续深化这场永续实践的社会运动。而片中最具意义的画面便是一幅群像画,由这些年收集各校学生与家长授权使用的祖父母肖像画图档,积累近十年拼组而成,「这幅群像传达出本片的中心思想:大历史是无数个人小历史拼组後被诠释的结果。」

《给阿妈的一封信》结合了影像诗与纪实等艺术手法,为後统独时代的台湾人爬梳出国族的多元面貌。片中可见台湾各族裔的立场与视角交错,原住民部落往昔的荣光、殖民政权的更迭、国共内战後的大迁徙、白色恐怖留下的阴霾与伤痕。而镜头上那一张张垂垂老矣的面孔,都是历史存在的证明。陈慧龄深信思考可以反抗威权,艺术可以抵制遗忘,而教育得以启发後世。

然而,她也强调「集体记忆」不等於「共同的记忆」,不可能也不需要有统一内涵,「集体记忆是异质多元的个体记忆交流、汇聚的结果,必须经过长时间对话,同中存异、异中显同。」此外,陈慧龄也盼透过艺术诠释记忆,理解台湾与世界的关系。

旅法导演陈慧龄回到故乡悼念离世的祖母,除了面对模糊的家族记忆,她也意识到国家历史的断裂问题。透过给学生们的美术作业,陈慧龄邀请多位年轻人以家族记忆为题,访谈祖父母并为他们绘制肖像画,来实践一个历时十年的行为艺术:「群像」的拼组。从满州国死里逃生的客家运将传奇、走在阿塱壹古道娓娓谈起先祖的斯卡罗後人、满头白发娇羞回忆与日本军官相识的排湾族「公主」、落地生根多年却仍难忘家乡山河的老兵、不愿重拾失亲伤痛的受难者家属,以及那一封封字字血泪却未曾寄达的遗书,和早已埋没在荒草间,曾是知识分子为躲避白色恐怖而自囚十八年的地窖。

听着台湾新生代轮番阐述各族群的迁徙路线,最後都在这块岛屿上相遇。彼此聆听的过程,串连起不同甚至相对立场的记忆断片,直到建构出一个群像。如同自由之鲸在浓雾中自海面浮起:一双炯炯有神的眼、一张脸、许多张不同的脸、我们的脸……

《给阿妈的一封信》| 中文预告

0 0 投票数
Article Rating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Comments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