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还孩子做自己》打破对过动儿的成见,台湾於5/27上映

《还孩子做自己》是2022年金马导演杨力州监制的台湾纪录片,由隆中向上教育基金会支持拍摄,车库娱乐发行。「怪咖系列」携手新世代导演,透过影像探讨动保、同婚、移工、教育等不同议题,而《还孩子做自己》则希望打破社会对「过动儿」的定见,将於 5 月 27 日在台湾上映。

文章目录 请点→

高薪金童转换格斗人生《逆者》亲密战友陈文良、黄育仁负债逐梦!

台湾首部职业综合格斗纪录片《逆者》,为印尼导演陈文良耗时七年、负债千万所完成的首部纪录长片,贴身纪录主角黄育仁从高薪金融业转换跑道成为格斗选手的人生故事。

纪录片《逆者》导演陈文良与主角黄育仁度过疫情艰难时期,一起现身戏院和观众见面。黄育仁说:「这两年对所有人来说都是很辛苦的一段时间,每个人经历各种考验与打击,在这个需要鼓励与正能量的时期,很高兴《逆者》能上映。」他也分享,《逆者》是一部关於勇气、坚持、牺牲、爱的故事,也是一位平凡人追求梦想的过程。黄育仁希望透过这部纪录片,可以带给观众一些温暖、一点鼓励,唤醒内心对人生的渴望,并在生活中得到勇往直前的力量。

到台湾追寻「电影梦」的印尼导演陈文良放弃资工系学历,负债千万、花了七年时间跟拍这位放弃高薪转战格斗场的黄育仁,两人从原本单纯的记录者与被记录者身分,变成亲密战友,镜头後更一起经历无数充满情绪的时刻。

《逆者》像是两个离经叛道的疯子的故事,他们在人生上选择的方向不同,却意外有了深刻的交集,也发现两人的灵魂碰撞出如此精彩的火花。黄育仁说:「透过导演的眼睛,我对自已有了更深的认识。」导演陈文良和观众喊话:「这是一个能对自身说话、帮助我们了解自己和世界的故事,希望上映後,同样可以带给台湾观众梦想、勇气、坚持和自由的能量。」

剧情介绍

描述在金融业十多年的黄育仁,33岁时决定要离开他的舒适圈,从分析师转职成为无固定收入的职业综合格斗选手。黄育仁的人生抉择,不只要面对年龄及体力的考验,更大的挑战是面对家人的质疑和婚姻危机。

《逆者》| 正式预告

演员吓爆自己不敢看!《咒》毛骨悚然邪教禁地「抢先入教」

新生代最会搞鬼的导演柯孟融筹备多年新作《咒》,赤裸揭露台湾民间最忌讳谈论的宗教,邪气逼人让观众期待度爆表。今(3日)惊喜开卖「抢先入教场」,不只能在电影上映前先一睹为快,更会在深夜11点开演挑战观众最极限恐惧,导演柯孟融也将携手演员蔡亘晏、高英轩、林敬伦、阿Q出席映後,吸引超多胆大影迷买票一同感受最大惊吓。

《咒》先前公开的每支预告、每款海报都让观众纷纷敲碗期待电影上映。问鼎台湾影史最恐怖电影《咒》,无论是拍摄手法及场景都深深融入日常生活,直至观众内心深处的恐惧,以及挥之不去的阴影,就连片中演员蔡亘晏、高英轩、林敬伦也怕到直呼:「不敢看自己演的电影了!」

男主角高英轩在邀约朋友看试映会时,更是被疯狂拒绝:「大家都跟我一样害怕不敢看,尤其是男生!没想到居然有这麽多大胆的人要挑战大银幕抢先看《咒》,超感动!」

女主角蔡亘晏首次挑大梁演出恐怖片,她说光看剧本就让人毛骨悚然:「第一次在家里看完剧本,整个人浑身不舒服,那些奇怪的画面一直在脑中盘旋挥之不散!记得从前制到拍摄到杀青,每天睁开眼都是绷紧神经的焦虑紧张。」

剧情介绍

描述若男和朋友组成影像团队,六年前闯入邪教仪式中的禁地,触怒了沈睡的邪灵,所有人接二连三离奇死於非命。

《咒》| 正式预告

飞踢的排球?空中格斗超炫技,快来跟日本妹尬藤球! | HAVFIT

台湾近年来主打新南向,偶尔会在街头一角瞥见外籍移工朋友们,正踢一种没见过的黄色小球,他们玩得满身汗,得分时兴奋狂叫不已,我们经过时脑海浮现一丝模糊印象,却始终也想不出来这运动的名字,也搞不清规则,只能一旁赞叹实在很帅,但在台湾似乎无从学起……

 

直到亲眼看到藤球员练习比赛、亲手摸过藤球之後,终於解开了我长久以来心中的小疑惑,原来最早在11世纪的东南亚国家就有藤球运动相关记载,到了15世纪後普遍兴盛起来,从马来西亚、新加坡、汶莱、印尼、菲律宾到泰国、缅甸、寮国都有许多藤球运动人口。

 

飞踢的排球?空中格斗超炫技,快来跟日本妹尬藤球!
Photo/Brian Tan摄影

 

倒挂金钩 华丽一击必杀

 

而从藤球英文名称「Sepak Takraw」也可略知一二这项运动的特点,马来语称踢球为「Sepak」、泰文则称藤编的球为「Takraw」。藤球规则禁止球员用手,得靠脚、腿、肩膀和头来触球,把球击过网,掉落对方场地内,或使对手接球出界即得分。为了使球保持在空中飞行,需要使用停球、踢球,甚至倒挂金钩式的华丽技巧杀球,由於两队球员是隔网竞赛,很容易让观众产生似乎在看一场用「踢」的排球(Kick Volleyball)比赛感觉,日本人更称之为「空中格斗家」。

 

飞踢的排球?空中格斗超炫技,快来跟日本妹尬藤球!
Photo/Brian Tan摄影

 

现代藤球比赛规则制度是1960年代确立,由9~11根藤条(现多为合成纤维)制成的黄色中空圆球,与其说是球,倒不如说像藤编玩具,触感极轻手,稍微用力压还有点摩擦嘎吱声,直径约12公分、重量约170公克,球表面有12个孔,在1965年即被正式列为东南亚运动会比赛项目,而1990年北京亚运亦首度列入正式比赛项目。

 

一般比赛形式分为入篮与过网两大类,前者5人一队,後者则有2人、3人或4人一队,目前台湾以过网为主。国际赛亦多采3人一队的过网藤球制,场地大小与羽球场相当,长13.4公尺、宽6.1公尺,男子赛网高为155公分、女子赛则为145公分。场上3人分别为发球手、做球手和攻击手,比赛采2局制,每局先达21分者获胜、若是1:1平局,将进行决胜局。

 

飞踢的排球?空中格斗超炫技,快来跟日本妹尬藤球!
Photo/Brian Tan摄影

 

发球在藤球赛中制敌机先,因规定发球者轴心脚不得离地,近年来最盛行的是马踢式,发球时利用脚踝向下扣杀的力道,增加速度与旋转,也较易瞄准对手阵型破绽。

 

杀球时速 高达130公里

 

另外,常见的动作还包括封网与扣杀,封网多采侧身抬腿封网与背封,而扣杀则常见背後扣杀与转身扣杀。背後扣杀有如倒挂金钩,球员背对网子跃起,利用脚背将球扣杀过去;转身扣杀是球员侧身跃起,空中压肩转身集中力道,利用脚背或脚侧扣杀,时速可高达130公里。

 

由於藤球的体积重量小,加上又不能用手,因此对控球技术与体能要求都很高,与队友间的攻守默契更至关重要,「台湾藤球队长」詹宇庭就很自豪队友间的感情融洽,行动有如一体,平常大家嘻嘻哈哈,场上互相帮助,不会像棒球或篮球的「学长制」那麽的辈份严谨。

 

飞踢的排球?空中格斗超炫技,快来跟日本妹尬藤球!
Photo/Brian Tan摄影

 

目前想在台湾取得藤球球具或专属球鞋,都仍须从泰国进口,且全台仅士林国中、佳冬国中、师范大学与崑山大学4支校队,把藤球引进台湾已13年的詹宇庭坦言,冷门运动欠缺资源,未来还需深耕基础,积极与各校合作推广藤球。

 

而在今年10月24日刚结束的全国青少年藤球赛,包办双人赛与3人赛男、女子组冠军的士林国中,阵中有位令人瞩目的日籍樱花妹二宫奈绪,目前九年级的她,老家在静冈,因父母在台工作,从小就在台湾长大,在福林国小读书时,因看到朋友在玩藤球而产生兴趣,没想到两三年下来,不仅体力、抗压力大有进步,个性变得更开朗活泼,爸妈也很支持她往藤球路上发展,预计明年上明伦高中後,未来争取甄审入学辅大,希望未来能代表台湾出征国际赛。

 

飞踢的排球?空中格斗超炫技,快来跟日本妹尬藤球!
Photo/Brian Tan摄影

 

飞踢的排球?空中格斗超炫技,快来跟日本妹尬藤球!
Photo/Brian Tan摄影

 

百忍坚持 撑过就是你的

 

二宫奈绪表示,自己国小时虽只有跑跑步,没什麽运动习惯,接触藤球後尽管强度一下拉高,但由於平日早上都固定练习,再加上周末练整天,学校也有配合的健身房提供重训指导,早睡早起持之以恒地训练,所以负荷都还OK,身兼士林国中教练的詹宇庭则很肯定二宫的努力,认为她不仅有166公分的身高优势,最重要的是毅力坚持,这点很有日本人的风格。

 

身为队上的大姊,二宫指导新进学弟妹毫不含糊,一遍遍耐心地示范要求正确动作,难道从没想过放弃吗?二宫腼腆地说:「当然有,但觉得自己一定可以办到,所以就撑过来了。」由於在队上主练发球手,二宫也希望未来能多练一个位置就好,「因爲能练三个位置的,只有教练。」

 

飞踢的排球?空中格斗超炫技,快来跟日本妹尬藤球!
Photo/Brian Tan摄影

 

由於各国新冠疫情趋缓,明年3月在红馆(台北体育馆)的藤球亚青赛、4月在伊朗的世青赛都将举行,如对藤球有兴趣的话,可以到场支持,或在网上多多关注,而玩腻一般运动的话,不妨来挑战爆汗的藤球,体验空中格斗的淋漓畅快,绝对帅到掉渣。

 

飞踢的排球?空中格斗超炫技,快来跟日本妹尬藤球!
Photo/Brian Tan摄影